竹琉湫_LQ

沉迷写戏←文笔辣鸡
沉迷写文←文风怪异
语c透明欢迎k列←弧长
cos圈小辣鸡←丑不怪我
沉迷各种冷cp←疯狂找粮.产粮

蜀山派玄铭宗大师兄——东方芜穹。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直至今日,既无道侣,也无侍妾,

能被东方芜穹捧在心尖上的

————仅有一人。

液!试图求同剧组,哏都8.4号一起搞事吗——





是昨儿yj的芜穹,没有遇到胜儿就很emmmm

嗯,大概就是四个男的打麻将
一堆小姐姐堆堆坐看热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煤气大师兄

#花吐症(自戏)
#芜穹是入语c的第一个皮
#拿出来抖抖灰
#渣.

手持一盏茶置于唇边微抿随即闭上眼感受那韵味儿,今儿个宗主也没布置任务,难得在自己炼丹室歇息歇息喝喝茶,顺便调戏调戏自家小胜儿。只可惜这孩子天天想着去找那东方纤云.
罢了罢了,睁开双眸看着那刚炼出的丹不由嘴角勾起一丝微笑.等会儿胜儿回来给他试试,应该对他的眼睛有所好处。
只是不知为何今儿个自从早上起来嗓中难受的紧,将手置于唇上轻咳一声放下时赫然见手上躺着的白色花朵.
金眸微眯薄唇微抿似是明白了什么.估计便是那花吐症.自己心上人是谁自己还能不知道?只是啊.哈.嘴角不觉勾起丝笑意只是胜儿心中只有那东方纤云那小子罢了.想着想着目光落在那刚炼完的丹药上.最后拼一把.

胜儿回来了,耀眼的金发,先天雷灵根可是千年难遇的天才.只是可惜那已然失去光泽的蓝眸永远只是那么淡漠.

——胜儿回来了?

那人估计刚出门找完东方纤云那小子.坐在一旁椅子上便喝起了茶.

——是的,师兄.

啊啊啊——果然.面上笑意不减将手抬起不留痕迹的将炼好的丹含进口中,快步走近毫无怜惜之意抓住人儿金发附身轻咬住他唇瓣将丹药渡进他的口中.

看着这孩子淡漠的脸上多了些许些别的表情,那丹药很苦.可看他转身离去的背影,心也更苦.面上笑意不改继续炼丹.

那病没好.白色的花越来越多,自己身为木灵根家里有花也不为过,悄咪咪将吐出的花装饰起了屋子,胜儿来的次数也越来越少,看着这屋子也什么话没说。

想看着胜儿长大,这应该也算是执念吧.最近接近疯狂般的与女子夜夜笙歌做出亲密之举.可惜..一手捂住脸背部靠墙慢慢滑落金眸无神望着那天花板.

——罢了.罢了。

再后来公务繁身,加上那病,白色的花中开始多了红色.最后吐出的花都如血一般.
自己身体状况越发的差,呼吸也上不来.

这日晚上以师兄身份将胜儿请到房中,他看着满屋的红色花束,淡漠的神情中终于多了些许诧异.

——师兄最近...是喜爱上花?

闻言嘴角勾起,将茶倒好,里面有刚刚炼出的丹药,他喝了后回昏睡几日,果然不想让他看见自己死去的丑态.

——是啊,胜儿先喝茶.

弯眸看着这孩子把茶喝完,话语中的轻描淡写终于多了些许苦涩,自己终将熬不过这夜。为了不让他担心便早早让他回去休息了.看着他的背影终于倒了下去,高高竖起的绿色长发盖住了大半个身子.

          胜儿

          我心悦你
         
         

隔日一消息响动各大门派.玄铭宗大弟子因疾病

离世.